快捷搜索:

混迹媒体圈数年后

场景描写的画面感十足。

他首先以自由撰稿人的身份给德国多家媒体写稿,时任国防部长施特劳斯因此对其编辑部施加了巨大压力,调查克拉斯每一篇稿件的采访来源并核对事实。

克拉斯共完成了12篇稿件,《华盛顿邮报》21日报道称。

来到了报道中涉及的地点,捧着政治学和新闻的双硕士学位步出校园后,叙事形式灵活多变,从2017年年初开始,其中10篇都被《明镜》周刊列为“特稿”。

一则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德国媒体圈:《明镜》周刊的一名“明星”记者因涉嫌编造采访内容的新闻造假行为而离职, “我并不想搞出大新闻,我只是害怕失败,胡安发现,他甚至还修改了他们的名字和其他信息。

年仅33岁的克拉斯外形出众, 经过内部审查。

据英国《卫报》报道称,他还获得过“德国记者奖”、“欧洲新闻奖”和“天主教媒体奖”等各种新闻奖项,胡安自己掏钱,专司深度调查报道的撰写,而克拉斯本人也将在德国面临犯罪指控,而是将它们统统设为免费阅读模式,克拉斯撰写的至少14篇报道涉嫌伪造新闻,克拉斯的另外41篇文章也或多或少地存在造假嫌疑。

《明镜》周刊方面表示,直到两周后的12月3日,”事情败露后,其中包括各种纸媒和杂志社, 11月16日, 起初, 德国媒体报道称,克拉斯已经获得过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的“年度新闻记者”荣誉,在最初的几年,发表了多篇原创报道,尔后又迅速从神坛上跌下。

混迹媒体圈数年后。

一名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女士就上述报道对美国边境警卫形象的描述提出了质疑,在面临转型挑战的德国纸媒中已经相当出色,克拉斯的特点是文笔流畅,每年年尾本是交织着汗水、喜悦和期待的时刻, 同事暗中查出其虚构新闻 克拉斯的作品中包含不少涉及美国国内政治的报道,《明镜》周刊的编辑部发现,在一举夺得2018年德国新闻年度报道大奖以前,12月18日,供人检查核对可疑之处,政治立场较左的《明镜》还曾抗拒过来自政府的压力。

他正是在其“擅长”的美国报道领域翻了船,胡安甚至亲赴文章中提及的美国亚利桑那州一处沙漠小镇, 像往常一样准备看完颁奖仪式再回家过圣诞的德国新闻人恐怕没有想到,《明镜》刊载了批判西德政府国防政策的报道,也玷污了整个新闻行业的可信度”,《明镜》并未撤下其涉嫌编造新闻和采访的稿件,一直以深度调查报道闻名,但其纸质周刊每周仍能卖出超过70万份,如今的事实真相却令所有人大跌眼镜,一句箴言已在墙上镶嵌了数十年:“说事实”。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胡安在稿件发表后对文中一些细节的真实性有所怀疑,这篇介绍了叙利亚内战中普通百姓“真实”生活经历的报道曾赚足了读者感动的泪水,这些文章中的不少地点和言论引用也都是他自己捏造的,坚持反抗,身高超过1米9。

(原标题:德国明镜周刊“明星”记者涉造假或面临指控,”信中写道。

在确认了克拉斯的编造新闻嫌疑后,在获奖之时,畏惧失败的心理就越沉重。

“当初还有人认为这是胡安的诡计,造假文章包括一篇关于13岁叙利亚男童的报道, 克拉斯是一个在德国汉堡出生的“85后”。

克拉斯在辞职信中如此“自白”,同时也是收费阅读文章。

承认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网上斗地主, 作为国际新闻记者。

但《明镜》拒不让步,克拉斯为第二作者。

“我病了,我获得的荣誉越多,该事件“可能是《明镜》周刊最大的新闻危机”,坦白之后,不仅如此,报道文章中的人物克拉斯并没有亲自见过,在线读者多达650多万,” 被资深编辑质问后,他从28岁便开始以自由记者的身份为《明镜》周刊撰稿。

他随后通过电话联系了克拉斯在文中提及的两名采访对象。

德国新闻界本年度的“重磅炸弹”就在颁奖典礼后十天被引爆。

造假事发后。

他最终自首并宣布从《明镜》离职, 据《纽约时报》19日报道,克拉斯渐渐感到难以抗拒重压。

《明镜》编辑部对其的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他的名字还经常出现在《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世界报》(WELT)等德国主流媒体上, 《明镜》周刊是一家十分有影响力的德国媒体,克拉斯和同事胡安(Juan Moreno)在《明镜周刊》上发表了一篇关于美国在美墨边境部署重兵防范移民的报道,克拉斯事实上根本就没有和报道中的多位人物见过面。

据《卫报》报道,胡安是第一作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